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黄梅历史 >> 人文历史 >> 正文

八角亭拾遗

我要评论 来源:论坛 2014/5/18 20:38:24 作者:吴仕杰 浏览次数:
 在黄梅教育发展史上,八角亭当仁不让的有它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.尽管由于历史的风云淹没了它的身影,但从它留给黄梅人民有口皆碑的种种神奇的传说里,从省、县志的史册中,以及曾在八角亭读过书尚健在的少数老先生的记忆里,还可以追寻它历史的足迹,勾画出它壮丽身影的淡淡轮廓.
  八角亭始建乾隆四年(公元一七三九年),位于县治西南一公里,与许濯村隔河相对;竣工后,大林书院由东关外迁此。乾隆七年(公元一七四二年),知县邵丰侯更名为调梅书院.均为祟文讲学、教育生员的处所.
   光绪二十年(公元一八九四年),中日甲午之战,中国败于日本,从此外侮并至,国势危殆,清帝为维持其统治地位,积极维新变法,明令废除科举制度,广兴学校,先后将省书院改为大学堂,州县书院改为中学堂和高等小学堂。光绪三十一年(公元一九O五年),邑绅就调梅书院基地改建高等学堂,又名八角亭高等小学.
    民国二十一年(一九三二年),县创办的初级中学,翌年由儒学迁至八角亭与高等小学互换校址.学校也由始建时,大厅一号舍及奎楼若干间,扩建成以八角亭搂为中心的平房四十余间,可容纳师生近两百人。
   八角亭是学校唯一的古典建筑,亭楼高三层,八角翘起,因以得名。每角饰一喷须鼓眼龙头,口衔响铃,疾风摇铃作响,其声叮叮,八面玲珑,生气盎然。亭的顶端由直径约三米的半球形锡顶覆盖,锡顶又分三层,状若铁拐李的宝葫芦。亭子玲珑剔透,妙难言状,流传至今的一幅绝妙对联,可作为他的注脚。对联的上联是:“八角亭,亭八角,一角点灯诸角(葛)亮”;这上联据说是一位外地颇有文才的学者来黄梅八角亭游学时,深为八角亭典雅丰姿所吸引,大有去国还乡之感,临别时赞不绝口,触景生灵,便出了这个上联。上联一出,惊动了四面八方黄梅上下一些文人学士都为对出这对联的下联犯难,不用说,更成为八角亭学生的舆论中心,攻克的课题。尔后不久有人从梁太祖修建五凰楼;五凰集其上,因名五凰楼,从纪瑞的史实受到启示,“心有灵犀一点通”,得出此对的下联:“五凤楼,楼五凤,四凤同栖旁(庞)凤雏”。妙对一出,一时风靡城乡,都夸上联出得巧,下联对得妙。上联用谐音提出个诸葛亮,下联也依谐音,用三国时的庞统(庞凤雏)来对,既自然又工整。这幅妙对,至今在黄梅还是妇孺皆知,盛传不衰。
   八角亭学校的房民设施,也是别具匠心,从主楼八角亭到学生的教室、宿舍均有长廓连接,“风雨不动安如山”,雨天师生上教室、宿舍不须撑伞,也不用穿雨鞋。教室、宿舍前都有宽敞的天井,在天井里都栽上各色各样的花卉,据说是为了培养学生的文明行为和雅士的风度.学生对花也很爱惜;从不乱攀乱摘,好似“四季花长好,人间花样妍。”
    学校的环境很幽静,流经县城旁边的一条大河,至南门一分为二,终年碧水洋洋,八角亭却拔河而立,三面环水.学生出进借助竹排淌河;每当山洪暴发,浊浪排空时节,学生无法过河,附近的走读学生,只好望河兴叹。后来县长张翊六,主持兴修了一座木桥,木桥是用三棵碗口粗的小树串在—起,桥的两端和中间,各支上两脚木架;伊如—条长板凳.桥面很窄,只能容一人行走,过桥时先得望一望对面是否有来人,来去的人不得同时登桥,只好等对面的来人下了桥,这边的人才能上桥过去.就是这样极为简陋的木桥,给当时师生带来很大的方便,所以师牛把它誉为文化桥,或叫文明桥。
    一九三二年,县立初级中学只有两个班,七十多个学生都是男生.学校规定不收女学生。到毕业时只有一个班,学生流动的原因很多,有的是因为从乡村私塾来的,不懂数学,数学成绩差跟不上班留了级的;也有家庭经济难以支持、中途辍学的;还有的是为赶时髦,到学校镀镀金,取得新学资格,便中途退学走入官场去当乡长、科长的。
    八角亭初级中学积极鼓励学生奋发上进。每学期结束时学校都要进行严格的考试,各科学业成绩平均在八十分以上的前五名学生,免收学费。学校纪律严明,如有违犯,给予适当处理并通告全校以示警戒。5 K8 ~! t% ?. L7 H
    八角亭初中的教师,工作也是认真负责的,备课一丝不苟,教课循循善诱,批改作业毫不含糊,后来在鄂东卓有盛名的数学教师廖居仁先生,当时就教两个班的数学,而且还负责学生的管理工作,很受学生尊敬。
    每星期一,学生要到学校礼堂举行纪念活动。活动仪式是师生列队在孙中山总理像前默哀,然后读《总理遗嘱》,接着是校长训话,名曰:“文训”,校长训活时,学生要肃然起敬,不得有丝毫越轨行为,否则就以武力制裁,当时有个姓熊的学生,年龄有二十七、八岁了,在校长训话时,小声叽咕了几句,被训育主任发觉,当场就是几耳光,美其名曰“武训”。根据在八角亭读过书的老者回忆,“武训”在当时是教育学生一个常用的手段,学生对于这样不恰当的手段,也有过几次罢课的反抗。

    八角亭,可说是近百年黄梅文化的摇篮。黄梅许多文人志士在这里读过书,当时年仅二十岁的吴玉书,因抗日离开八角亭高等小学,后辗转川鄂,写成以流 亡为背景的古体叙事诗《乱离篇》,长达四五千言,曾刊载于《展望》上,声震当时文坛。黄梅许多革命前辈如邓雅声、宛希先等也在这里就过学,受过熏陶. “一九三八年,八角亭被日机炸毁,后又未及时修复.几经风雨侵凌,人事折腾,所以它杳然长逝了。 
    现在,每当人们说到黄梅一中时,就自然勾起对八角亭这座美丽的古典建筑的眷念。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